小出納貪3000萬炒期貨 不堪重負堅決自殺

2017-06-26 15:42:06   杭州日報 浏覽量:52
  餘杭區教育學院3000多萬公款,幾年的時間裡,被出納蠶食鲸吞,竟然沒有被察覺。直到當事人跳樓自殺,事情才得以敗露。一個單位的管理怎麼會如此混亂,除了當事人,誰還應該為這筆消失的巨款負責呢?今日,市紀委首次披露了該案的細節。
123111.jpg
  
  男子兩次自殺死意堅決最終身亡
  
  非正常死亡背後牽出侵吞巨額公款炒期貨
  
  去年,4月9日淩晨,人們還都在睡夢之中。随着一聲沉悶的巨響,一名男子在餘杭區第一人民醫院2号樓墜樓身亡。
  
  而就在兩天前,該男子由于在辦公室割腕自殺被送到醫院救治。誰料,剛搶救過來,他還是走上了絕路。
  
  自殺的背後又有什麼樣的隐情呢?
  
  公安部門調查發現,死者名叫黃偉勝,52歲,生前是杭州市餘杭教育學院的一名出納。财務人員的非正常死亡,讓人想象的空間很大,有關部門立即對學院的賬目進行了核查。
  
  教育學院共有行政基本戶、食堂、基建、工會等四個賬戶,單位存款應有餘額為3043萬餘元,而經核查,實際上四個賬戶加起來總金額隻有607.75元,那3000多萬元的存款到哪裡去了呢?
  
  辦案人員初步認定,黃偉勝是财務出現巨大缺口沒法補救,畏罪自殺,“我們覺得學校相關的領導可能在管理财務問題中也有問題,我們就針對這個問題進行了相應調查。”
  
  餘杭教育學院前身為餘杭區教師進修學校,全額撥款的事業單位,承擔着全區教師、學校幹部的培訓工作。黃偉勝此前是學校的數學老師,從2011年初開始擔任出納一職。這不翼而飛的3000多萬元中,有2800萬元屬于區财政局撥付的教師培訓專項資金。
  
  2013年,餘杭區教育局下發文件,要求學校食堂工作實行法人負責制,校長是第一責任人,對學校食堂管理工作負總責,嚴格實行食堂财務單獨核算。然而,餘杭教育學院并沒有按照規定整改。
  
  沒有建立食堂賬目,食堂的收入支出就是一筆糊塗賬,進出資金沒法得到監管。黃偉勝十分清楚制度上的漏洞,這也給了他可趁之機。事後,從銀行明細賬上可以看出,學校的存款是從2013年後開始慢慢“消失”的。
  
  2014年1月,黃偉勝虛構了食堂要向杭州某蔬菜公司支付24萬餘元購貨款的事實,用一張已經過了有效期的收款收據,讓校長姚新華簽字審批竟予以審批通過。之後黃偉勝将這筆錢直接從學校行政基本賬戶打到了自己的私人賬戶。用同樣的手法,黃偉勝僞造了各種各樣的會議費、培訓費、食堂進貨款,甚至用購買假發票等方式,僞造了經辦人員的簽字,通過支票劃轉和直接取現,把公款螞蟻搬家似的轉入了自己及妻子的賬戶。
  
  調查顯示,從2014年底至2015年4月,巨額的資金從學校賬戶轉入黃偉勝的銀行賬戶,有時候,一天甚至就達幾十萬上百萬,而這些資金進入黃偉勝賬戶後,大部分都是當天就被消費或者取出,最終都流向了期貨貴金屬交易公司。
  
  據餘杭區審計局審計,截止2015年4月9号,黃偉勝通過單位網銀、支票轉賬劃轉和現金支票套現等方式,侵吞進修學校管理的區教師培訓專項資金共計3000餘萬元,其中學校行政基本賬戶内2818萬餘元、食堂賬戶169萬餘元、工會賬戶45萬餘元。
  
  由于炒期貨虧損,侵吞巨額公款的事實已經無法掩蓋,2015年4月7日,黃偉勝在辦公室内割腕自殺,被同事發現後送至醫院救治。2015年4月9日淩晨,黃偉勝在醫院跳樓自殺。
  
  用信任代替監督“小官”最終成了巨貪
  
  2009年,姚新華被任命為餘杭區教師進修學校校長,兩年後,他讓沒有會計從業資格的數學老師黃偉勝擔任了學校的出納,原來的出納楊秀瓊擔任了會計。
  
  期間,姚新華明知學校沒有建立食堂賬,也知道教育局下撥的專項資金從行政基本戶被随意劃轉到完全沒有監管的食堂賬戶上,但他對專項資金的去向、用途、結餘等情況不監管、不跟蹤、不審核,從而埋下了重大隐患。
  
  在庭審中,姚新華說:“按照我的年齡我想還有四五年校長好當,想大家手頭上寬裕點,讓老師積極性高一點。”辦案人員說,不希望建立嚴格的管理制度,其實是希望從糊塗賬裡“渾水摸魚”,撈一點自己的好處。
  
  據法院審理查明,2011年至2014年間,姚新華本人虛開發票,共計套取公款49萬元。
  
  2014年7月,姚新華被調離進修學校,郎明仙繼任校長一職。
  
  同年10月,餘杭區教育局委托會計事務所對姚新華進行離任審計,發現了食堂入賬不及時、入賬明細與實際不一緻、工會入賬不及時等嚴重問題,要求整改。然而他的繼任者郎明仙既沒有采取有效的措施進行整改,也沒有調整黃偉勝的崗位,而是繼續放任縱容。
  
  2014年11月,會計楊秀瓊偶然發現黃偉勝擅自從食堂賬戶劃撥12.46萬元到自己的個人賬戶,有挪用、貪污公款的重大嫌疑,于是她調取了銀行相關憑證,并将這一情況彙向郎明仙作了彙報。
  
  “黃偉勝是這麼跟我說的,沙倫公司有一筆應付款,他們急着要,所以黃偉勝墊付了這筆錢,等程序走完了,他再把這筆錢還回到自己賬戶裡面,我聽了以後覺得有合理性。”庭審中,郎明仙承認他就沒有對此事進行調查追究。過了幾天,黃偉勝拿了一張虛假的銀行付款回單,聲稱錢已經打回單位賬上了,而實際上,直到黃偉勝自殺身亡,這筆錢也沒有歸還。
  
  “但是郎明仙卻用無限的信任代替了必要的監督,不僅沒有核查賬戶,沒有向上級主管部門彙報,也沒有向紀檢或司法機關報案,緻使黃偉勝輕松過關。”辦案人員說,先後兩任校長發現問題以後沒有補救,反而息事甯人。
  
  2014年年底,黃偉勝開通了進修學校的食堂賬戶網上銀行,2015年年初,又開通了進修學校行政基本戶的網上銀行。他一人保管着兩枚U盾,既當操作員又當管理員,銀行賬戶的安全保障完全失控。
  
  “财務制度方面有嚴重缺失,好的制度可以讓壞人不能犯罪,壞的制度好人也可能變壞人。黃偉勝這麼膽大妄為,把這麼多資金侵吞掉,跟他們學校财務混亂是有關系的。”辦案人員表示,作為校長或者會計,隻要進行核賬或者跟銀行對賬等基本、簡單的财務調查,黃偉勝的謊言就會被戳破,他套取公款的違法行為就會暴露無遺。
  
  2017年1月4日,姚新華因犯貪污罪和玩忽職守罪,被餘杭區人民法院依法判處有期徒刑五年;郎明仙因犯玩忽職守罪,被判處有期徒刑三年,緩刑五年。其他對案件負有一定責任的人員也分别受到了黨政紀處分。
您看到此篇文章時的感受是:

我有話說:

驗證碼: 聯系方式: 可不填!
文明上網 理性評論

網友評論: